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上周在华盛顿的一个会议上说,贸易观察员们在当前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计划中应该期待变化,期待新的方式,并期待切实行动。

莱特希泽918日在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发表讲话,并就一系列问题作出了回答,同时多次提及特朗普政府对谈判双边贸易协议的兴趣,确保贸易关系互惠互利,解决贸易逆差问题。

“我相信——我认为总统也相信——我们必须积极主动,多年来谈论这些问题并没有解决,我们必须运用我们所有的手段,以使非经济行为的成本增加并说服我们的贸易伙伴公平对待我们的工人、农民和牧场主。”莱特希泽说。

“我们必须要求在国内和国际市场上实现互惠互利,”他补充说,发表声明后他承诺将有上述提及的改变与行动。随后,在描述与其他合作伙伴的现有美国贸易协定时,他坚称判断协定是否成功的一个指标是其对贸易逆差的影响。

他说:“如果数字和其他因素表明贸易存在不平衡的话,我们就应该重新谈判。”

他认为,双边贸易协定不仅更易解决,而且执行这些条款也会更为简单——同时他提到行政当局仍然在决定哪些国家实行这种协议。“通常,多边或诸边协议很难执行,这是因为打乱了太多的事情,”他说。

这位美国贸易政策一把手今年5月份任职,而5个月以前特朗普总统宣誓以美国第一方式处理经济问题。特朗普一再批评现有的各种贸易协议,并承诺将美国议程的重心从多边和诸边协定上转移到与选定的合作伙伴达成一对一的协议上。(《桥周刊》,2017518日和2017126日)

中国成为公众注意的中心

莱特希泽表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关系需要改进,世贸组织体系“不能成功地管理这种规模的重商主义”,他还表示美国将采取新的选择以确保其合作伙伴在公平环境中竞争。

他补充说,“强制”的技术转让和侵犯知识产权是美国对中国较为关切的问题,他后来提到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在8月发起的“301”调查。301调查涉及1974贸易法的一部分,它允许为应对贸易伙伴的所谓不公平行为作出可能的调查和行动。

虽然他不能“预判”正在进行的调查,但能注意到10月初的听证会有助于更好地了解这个问题,这些问题在业界已经引起关注。

“我们不会预先判断它。但是相当多的情况表示存在这样一个问题,”他说道。鉴于这种类型的调查在前几年并未出现,莱特希泽也回顾了办公室使用“301”调查的原因。

“为什么我们使用301?因为这是我们的调查工具。如果出现WTO框架下的侵权行为,我们会将它们诉诸WTO。我们并不被阻止这样做或被阻止使用301他说。

在第二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卢康回答了关于莱特希泽评述WTO体系的问题,他表示中国严格遵守世贸组织规则,忠实履行义务

中国官员在披露的文稿中说,“世贸组织有一个客观的评估体系来判断世界两最大经济体中国和美国的政策是否适宜。”他还注意到中国在经济改革方面所做的努力,更多地采用以市场为重心的方法,他同时也表示华盛顿已经从与亚洲经济体的贸易关系中受益。

英国脱欧

考虑到华盛顿有兴趣进一步深化同主要伙伴的双边关系,英国脱欧谈判也在进行中,这位美国官员同时对特朗普当局关于发展与英国以及欧盟贸易关系计划的提问做出了回应。

莱特希泽表示,美英之间的自由贸易协定谈判具备可行性。虽然目前还远不能达成协议,但他同时也指出,他已与英国负责国际贸易事务的外交部长福克斯就两国的经济关系进行过讨论。

他说:“在适当的时候,我认为两个国家会开启这一进程。可能是一两年之后,甚至还会更晚。甚至直到它发生之时,我们才会知道它将如何发生。

英国目前预计将于20193月底脱离欧盟。英国在作为欧盟成员国的时候不能进行自由贸易协定的谈判,目前已经建立了工作组,在同感兴趣的贸易伙伴为今后的贸易倡议,包括可能的正式谈判进行准备。

虽然之前奥巴马政府对英国的脱欧公投提出过暗示,如果英国脱离欧盟,将使英国排在贸易队伍之末,华盛顿当前的领导层已表示有兴趣同英国展开进一步的讨论。(见《桥周报》,201722日)

莱特希泽尚未确认特朗普政府是否会继续延续其前任奥巴马同欧盟之间有关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TTIP)的谈判。但是,他的确说过,同欧盟之间的关系对美国来说是重要的,并且重申华盛顿是正在研究TTIP,同时等待欧洲大选的开展。

虽然欧盟主要成员国的选举到目前为止大都已经结束,该区域经济强国德国的联邦选举中现任总理默克尔预计将赢得她的第四个任期。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多次强调,美国十分乐于加深同欧盟之间的关系,这对华盛顿而言也是意义重大的。

“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贸易额巨大。因此,改进这其中的规则是我们应该做的。同欧盟在其他诸多领域的合作也十分重要,包括应对中国的挑战以及WTO中谈判。他说。

世贸组织:部长会议前景,上诉机构僵局

周一,美国向世界贸易组织提出,在即将举行的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的部长级会议上,莱特希泽将淡化达成可见谈判成果的可能性,同时引起对一系列基于WTO争端解决问题的关注。

“我们的观点是,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级会议不大可能得出谈判结果。有很多领域的问题我们乐于参与,但似乎在每种情形下都有东西在阻碍我们。” 莱特希泽说,这表明,美国在部长会议上目标是会议制定WTO未来议程。

据日内瓦贸易官员称,过去两周,美国官员提出了不同的世贸组织谈判前景,他们怀疑农业谈判或渔业谈判是否能取得具体结果。

在渔业领域,美国上周在非正式会议上说,它是会谈的“支持者”,并将继续参与到可能得出的成果中去。一系列专业的渔业会议定于927-29日也就是下周召开。

莱特希泽也详细地表达了他对自己以及其他美国贸易官员在过去几个月里就WTO争端解决机制提出了许多问题的担忧。

例如,他说在各种贸易救济案件中有些裁决是“站不住脚的”,而且已经有裁决减少了那些我们所期望的或强加的义务,我们对此并不认同。

“因此我们已经看到,美国人在看到WTO或者任何这些贸易协定的时候说,好的,这是一个合同,这些是我的权利。其他人——欧洲人,还有其他所有人——认为它们是一种不断演变的治理方式。这两件事有很大的不同。莱特希泽说。

他还说,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最近阻止了填补七个成员上诉机构——世贸组织最高法院——出现空缺的选举程序。(见《桥周报》,2017914日)

“我的意思是说,从我们反对这一程序来说,这是因为我们不同意此类做法——在许多情况下,上诉机构已经依此行事。他说:“我们认为上诉机构并没有严格限制协议的内容。”

NAFTA:结局不明确

莱特希泽也在最近给出了对同加拿大和墨西哥谈判的为现代化努力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喜忧参半的评估,谈判将于本周进入第三轮谈判。(见《桥周报》,2017914日)

“我们的谈判正取得快速进展,但不知道我们是否会得出结论,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们在某些领域进展迅速,”他说。

莱特希泽没有详细说明为什么他认为会谈可能不会开花结果,同时指出墨西哥即将到来的选举和解决国内许多行业的经济问题的重要性是导致时间紧张的原因。他也证实,已经有至少四场谈判计划于今年923-27日的渥太华回合进行。

同时,墨西哥经济部长Ildefonso Guajardo Villareal上周表示,诸如原产地规则和贸易赤字等问题将成为NAFTA现代化成败的关键––同时指出其他诸多领域的问题也可能很棘手。

美国和墨西哥官员此前曾表示,在下一轮的渥太华会谈中,可能会集中精力在更为直接的领域取得进展,希望这样的力量能够推动更棘手的谈判议题。(见《桥周报》,2017914日)

ICTSD报告;墨西哥在NAFTA中不容忽视的问题:部长级会议,路透社,2017918日。

 ICTSD 报道。文章来自作者所在机构官方微信平台ICTSD-China,该平台发布最前沿和全面的全球贸易、投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资讯,下方附有ICTSD-China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免费订阅。

 

话题:



0

推荐

成帅华

成帅华

223篇文章 1次访问 4年前更新

瑞士国际贸易和可持续发展中心(ICTSD)执行董事、2015耶鲁世界学者、2007亚洲青年领袖,2005英国志奋领学者。对外经贸大学客座教授、耶鲁大学客座教授、亚洲协会顾问委员会委员、气候变化研究前沿杂志客座编辑。曾在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就职,先后在复旦大学和牛津大学就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