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成帅华 > 联合国气候谈判人员将增加一个会议 力争年底前完成巴黎协定的“规则簿”

联合国气候谈判人员将增加一个会议 力争年底前完成巴黎协定的“规则簿”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方官员于4月30日至5月10日在德国波恩召开年中会议,为未来几个月设立了巨大的工作量,因为今年年底时达成执行巴黎气候协定“规则簿”的截止期。

当巴黎气候协定在2015年达成时,把如何执行这个协定留给未来的谈判,截止期是今年12月在波兰城市卡托维兹召开的第24次缔约方大会(COP24)。

鉴于伯恩会议取得的进展有限,该联合国机构计划于9月8日在泰国曼谷增加一场会议。

谈判官员期待“步调的变化”

在制定巴黎协定行动纲领方面设立了一些机构,联合国气候谈判官员们在波恩的会议在这些机构的框架下以正式和非正式的形式进行。

巴黎气候协定工作计划下有几个不同的方面,包括巴黎协定临时工作组(APA),下属的科学技术顾问机构(SBSTA)和下属的执行机构(SBI)。

讨论涵盖的议题包括减缓、适应、融资和技术援助,各国国别自定气候减排贡献(NDCs)的“全球盘点”,以及通过市场和非市场机制的合作,气候应对措施的社会经济影响等。

贯穿不同但是联户联系的议程中确保平衡的和公平的进展是一个挑战,使得从一个开放式的讨论转向巴黎协定工作计划的谈判文本起草更加复杂。

很多资深谈判人员和专家说,如果成员们希望在12月的截止期完成规则簿的执行,那么曼谷会议必须形成谈判文本草案。代表们因此指示APA的联系主席准备一些“工具”来帮助缔约方制定一个“可供谈判的基础”。

其中一位APA联席主席、来自新西兰的Jo Tyndall对气候之家新闻社说,“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步调,但是应该是这个程序能够经受得住的步调,”他警告说,否则就难以满足COP24这个截止期。

气候融资问题犹在

气候融资问题一再成为谈判的关键障碍。相对贫穷的国家严重依赖外部的资金来应对执行气候战略,他们不愿意推动巴黎规则簿的工作,除非他们确信发达国家将履行他们的集体其后融资承诺。

发达国家已经共同承诺在2020年以前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每年1000亿美元的气候资金。但是专家警告说,这个承诺没有兑现,部分因为现任美国行政当局撤回了对联合国绿色气候基金20亿美元的注资。

国际非政府发展组织Action Aid的气候项目全球负责人Harjeet Singh说,“资金的问题支撑着气候谈判的很多不同的部分,因为贫穷的国家根本没有能力他们自己承担损失、适应和减缓这三个成本”。

虽然欧盟和其他一些捐助国已经再次确认他们对集体气候融资目标的承诺,但是对气候资金的总体规模和可预期性仍然有很多担忧。关于巴黎协定对气候融资和会计规则的定义也没有解决。

责任的分配

波恩的谈判也再次打开了在应对气候挑战问题上不同国家的责任问题。巴黎气候会议的一个重要成功点在于它超越了传统的根据国家不同经济发展水平来界定责任的做法,特别是使得新兴经济体承担更大的责任。

几个中等收入国家现在谈判将责任的分配问题纳入巴黎规则簿。对此,观察人士认为可能会导致重新的政治复杂性。

根据一些谈判人员和资深专家的意见,美国政府从气候协定中退出的意向可能导致了关于“两分法”的争论。但是,那些最贫穷的和最脆弱的国家敦促所有主要的排放国提升他们的气候行动水平,无论他们的历史责任如何。

关于第6条中的自愿合作

关于巴黎气候协定第6要项下的“合作方法”,谈判人员没有取得什么进展。

该条款是巴黎协定的一个创新性内容,为成员们各自气候行动计划的自愿合作设立了总体的原则,包括市场和非市场基础的工具。但是,关于执行第6条的大量的具体细节留待未来谈判决定。

通过市场机制合作来实现气候目标的可能性增强了成员们把碳定价和排放权交易联系起来的兴趣,这将允许成员们以较低的成本实现国家减排计划并减少潜在的竞争力的担忧。

关于这个议题的讨论是以SBSTA主席准备的一个非正式文件为基础的,这份文件突出了第6条下的所有三个因素,包括6.2款减缓成果的国际转让(ITMOs),6.4款的“为温室气体减排作出贡献和支持可持续发展的”一个机制,以及6.8款的非市场机制。

缔约方通读了两遍这个文件,并进行澄清、纠错或者其他问题,随后,会议主持人发布了一个修改后的非正式文件。

缔约方也就下一步的工作展开了长时间的程序讨论,包括需要一些技术性报告,提案,一个圆桌会议和授权联席主席准备一个新的文本。一位参会代表告诉《桥周刊》,一些主要新兴经济体对这些建议提出了强烈的反对。缔约方最终同意在曼谷会议上,根据新的非正式文本,就所有三项内容继续进行讨论。

一些资深谈判人士认为,虽然在波恩会议上进展有限,但是缔约方仍然可能在今年的COP上就6.2款和6.4款达成协定,当然那将取决于缔约方希望在巴黎协定规则中所需细节的程度以及三项内容不同进展的灵活度。

应对措施

谈判人员也讨论了应对气候变化的措施导致的经济社会或环境影响,这被称为是“应对措施”的议题。代表们集中讨论了两项内容,即:改进论坛的工作计划和审议,以及服务巴黎协定的论坛的设计。

改进论坛是在2015年巴黎会议上同意的,该论坛最初在2011年设立,并在2013年开始执行一个工作计划,旨在分享应对措施影响的经验和信息。这个新论坛目前包含两个内容,“经济多样化和转型”,以及“劳动力的公正转型和创造体面工作和高质量就业”。

关于改进论坛,官员们参加了一个关于这两个工作计划经济模型工具的研讨会,大家认为会议是有用的,但是也许总体上是技术性的。一些参会者认为,将来需要邀请从首都来的相关部委的官员。

参会者也同意审议改进论坛的范围,旨在于12月的COP会议上完成审议。审议的结果将被用于改进论坛将来的工作计划和模式,并在2018年12月开始服务于巴黎协定。

关于设计一个服务巴黎协定的论坛,成员讨论了一个非正式的文件,列出了论坛的功能,工作计划和模式。对论坛的功能和工作计划,谈判人员尚未达成一致,将在9月份继续谈判。

关于应对措施的谈判通常都是带有挑战性的,因为这些措施对贸易的影响,虽然贸易和气候变化的关联不是UNFCCC正式谈判的议题,但是应对措施会显著的影响产品的供应与需求,特别是化石燃料和碳强度高的产品。一些发展中国家希望理解这些影响的程度和形式。同时,一些发达国家担忧他们会对他们国内减排措施在国外对贸易和就业的潜在影响。

尽管存在分歧,一些代表们认为波恩谈判是有建设性的,因为“更多的信任和透明度的气氛”,根据以为谈判官员提供给《桥周报》的信息。

农业:成员们同意未来工作框架

除了巴黎规则簿之外,与UNFCCC谈判相关的议题在波恩取得进展。成员们通过了官员农业和气候变化的“路线图”,设定了2020年10月以前一系列研讨会的时间表。

这些活动将由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SBSTA和SBI联合组织,建立在去年11月决定的“科洛尼亚”(Koronivia)工作项目,该项目设立了官员们在联合会议上讨论的六个主要议题。

这些议题包括:在农业行业气候变化的社会经济和粮食安全层面,评估农业适应的方法,协同收益和恢复的弹性,改进牲畜管理,一体化的系统等。

根据这个新的路线图,第一个研讨会将于12月在卡托维兹举行,作为COP24的边会。国际机构和其他行为体可以在10月22日之前提交报告供参考。接下来的研讨会将在2019年的6月和11月以及2020年举行,并逐步涵盖所有6个实质性议题。

一位气候谈判官员告诉《桥周报》,“希望我们有一个积极的和建设性的气氛。”

消息人士透露,虽然代表们把农业贸易和气候变化视为一个敏感议题,但是他们可以间接的在科洛尼亚项目下讨论农业行业气候变化的社会经济和练市安全层面进行讨论。这个议题的研讨会将在2020年11月召开。

塔拉诺阿对话(Talanoa-Dialog)

与正式谈判平行,塔拉诺阿对话的第一部分也在波恩进行,共有来自政府、公民社会和学术界的250名代表参加,这个对话旨在盘点气候努力,帮助增加各国的气候保护行为。

这个进程是以太平洋地区的Talanoa概念命名的,含义是分享故事,并为共同的益处而提出解决方案。这个概念是刚刚离任的COP主席国斐济提出的。

这个对话的设计是围绕三个问题展开,即:“我们在哪里?”“我们想去哪里?”“我们如何到达那里?”对话的高潮是第二阶段,即在COP24的政治阶段。这个程序是否会形成一个正式的宣言尚不清楚,尽管斐济主席国说他希望对话能够促成更大的气候行动。

根据联合国气候新闻发布会的消息,斐济总理、COP23主席Frank Bainimarama说,“现在是时候作出这个世界必须作出的决定。我们必须按时完成巴黎协定执行纲领的文件。而且骂我们必须确保塔拉诺阿对话可以导致更有雄心水平的气候行动计划。”

ICTSD报道;“伯恩气候会议结束,强调紧迫性”,联合国气候新闻,2018年5月10日;“波恩谈判在气候资金问题上搁浅”,EURACTIV,2018年5月14日。

ICTSD 报道。更多文章请关注官方微信平台ICTSD-China,该平台发布最前沿和全面的全球贸易、投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资讯,下方附有ICTSD-China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免费订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