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成帅华 > 自由、开放和绿色贸易

自由、开放和绿色贸易

即使美国退出了气候变化相关协定,G20国家领导人仍然可以在清洁能源倡议、建立碳市场以及减少燃料燃烧排放方面采取果断行动,进而获得重大进展。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承诺要在G20国家领导人7月7日齐聚汉堡参加年度峰会时,将自由、开放的贸易议题置于议程中的重要位置。她认为,基于规则的贸易体系对经济和环境都会有益。事实上,一项促进包容、持续增长,且有助于推动低碳经济转型的渐进贸易政策,对于实现广为接受的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和《巴黎气候协定》而言至关重要。

尽管这一雄心壮志值得称赞,并与此前的峰会完全相符,但现在看来这样的说法有些鲁莽。今年早期,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贸易政策方向发生大幅转变,现在倾向于激进的重商主义、民族主义路线。在唐纳德•特朗普上任美国总统的头五个月里,美国正式退出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并开启了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进程。管理当局的变化,使得美欧之间关键但已经十分困难的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双边谈判命悬一线。

由于领导阶层政治意愿中断,其他诸项主要贸易谈判都陷入了困境。包括WTO主要成员发起的《环境货物协定》(EGA)和《服务贸易协定》(TiSA)。

仅在特朗普决定美国这一全球第二大二氧化碳排放国退出《巴黎协议》几周之后,将会举行G20峰会。之前的G20公报为《巴黎协议》背书,呼吁各方按期执行;到了今年连维持这一号召似乎都很难。现在急需G20号召各国坚持《巴黎协议》中将温度变化控制在两摄氏度以内的目标,尽管一些城市、州、企业甚至个人会承担额外工作来应对美国的退出,但落实这一目标看起来仍然遥不可及。

在这样的背景下,G20能实现哪些确定的目标?领导者是否应该设定最小的共同目标来达成计划?对于许多希望取得进展的国家元首来说,这无疑令人沮丧。更重要的是,选民指望领导人为履行《巴黎协定》和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而做出承诺,现在的情况则背离了选民意愿。

再者,领导人能否充分利用G20论坛的独特之处——供各国讨论和合作、让各国分享信息和经验以及围绕共同挑战建立伙伴关系——来取得切实的进展?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在政府间组织有约束力的决定和规则制定面临多重障碍的时候,对关键挑战进行建设性讨论至关重要。在这方面,G20可以将问题联系起来考虑,从而追求双赢的机会。

在此,至少有两项议题急需G20的领导。

首先,20国集团必须信守开放贸易的承诺,特别是在清洁能源和能源技术领域。如今,清洁能源产品的生产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在全球范围内推广这些技术并促进清洁能源供应有助于应对气候变化,因此需要一个有利的贸易政策。这也将带来可观的协同利益,比如强化能源获取、支持创造绿色就业机会、减少消费者能源花费并刺激经济增长。

第二,20国集团必须在多个层面上为排放领域正确定价。首先,G20应保持领导地位,履行其逐步取消化石燃料补贴的承诺,其中也要包括世贸组织工具箱中现有的或改进的补贴工具。这只会产生良性影响:任何经济学教科书中都宣扬对有害于社会的经济活动进行征税,而不是进行补贴。通过减少化石燃烧的排放,还会为气候行动带来不可估量的贡献。这样的行为同样会产生协同利益,特别是在减少空气污染和相关危害健康的问题方面意义重大,并将与20国集团成员在可持续发展目标方面的承诺更加协调一致。

此外,G20成员国必须对碳排放定价。这可以通过促进碳市场领域的合作来实现,包括通过连接国家或次国家碳市场来节约成本,形成更大的减排。

现在到了世界各国领导人适应这一新现实的时候,各方须采取行动,共同努力并利用他们所掌握的工具。领导人们应该利用G20交叉性经济论坛的特性,为我们的星球和经济采取必要的气候行动,使其处于正轨。

文章发表于Mark新闻。

Ingrid Sidenvall Jegou是ICTSD气候、能源和自然资源部门主管。

翻译:曹鸿宇    校对:刘颖

ICTSD 报道。文章来自作者所在机构官方微信平台ICTSD-China,该平台发布最前沿和全面的全球贸易、投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资讯,下方附有ICTSD-China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免费订阅。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