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成帅华 > WTO农业谈判讨论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可能成果

WTO农业谈判讨论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可能成果

WTO农业谈判委员会主席、肯尼亚大使Stephen Karau认为关于农业国内支持政策的谈判可能会延续到十一届部长会议之后。该部长会议计划在12月底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

在6月1日的谈判会议上,Karau大使说,一些成员强调今年的部长会议“不应当被视为旅程的终点。”这次会议也是新主席四月份就任以来召集的首次会议,报告磋商的进展。 (《桥周报》, 2017年4月27日)

主席说,虽然成员们“普遍赞成”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会议取得农业国内支持政策的重要性,但是大家对于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存在分歧。

在谈判会议之后一天的专门场次上,Karau大使提醒谈判人员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是一个一致认可的截止日期,来找到“永久的方案”解决一些发展中国家提出的公共储备粮食问题,即:作为公共储备项目以最低价购买粮食面临的WTO农业补贴规则问题。

WTO总干事在5月31日、由发展中国家组组成的33国集团组织的研讨会上,“我们必须寻求办法使贸易服务于那些有需要的人,使他们能获得有营养的食品,并为民众提供足够的收入在需要的地方和需要的时候可以获得这些食物。”33国集团(G33)包括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强调WTO谈判在这个议题上找到永久性解决方案的重要性。

布宜诺斯艾利斯工作计划?

在6月1日的谈判会议上,Karau大使告诉贸易官员们,一些成员正在考虑是否应当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上寻求达成一个“工作方案”确定会议之后进一步谈判的议题。

但是,他也传达了他的印象,即:所有的成员都“真正的和强烈的承诺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召开一次成功的部长会议。”

农业出口国组成的凯恩斯集团最近提交了一份谈判文件,提出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和“之后”的选项。巴拉圭和秘鲁也提交了关于市场准备的新提案,也提到继续一个结构性的进程直到2019年的12届部长会议。(《桥周报》, 2017年5月24日)

在上一次2015年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的WTO贸易部长会议上,成员们就是否再次确认14年前提出的多哈回合谈判授权的问题上未能达成共识,也就是说谈判仍在继续,但是没有一个明确的未来路线图。(《桥每日快报》,  2015年12月19日)

但是,肯尼亚会议上,成员们重申他们承诺推动剩余的多哈议题,包括农业国内支持,市场准入和出口竞争,后者是指出口补贴和类似的措施。

在上周日内瓦的会议上,Karau大使说,“当前对全球化和国际贸易挑战性的环境”也是影响各国评估部长会议可能成果的诸多因素之一。

 

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消息来源说,特别是美国立场尚不清晰,影响到成员们对谈判进程的评估。虽然美国参议院已经确认资深贸易律师Robert Lighthizer为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其他高级别官员仍然未定,包括美国驻WTO的大使。 (《桥周报》, 2017年5月18日)

 

关联事项

 

在周五的会议上,这位谈判主席也解释这些国家如何在谈判中建立各个不同事项之间的“关联”。

虽然33国集团成员强调谈判一个“特别保障机制”的重要性,即:在进口数量激增或价格下降时,发展中国家能够临时提高关税,但是农业出口国认为这个领域的进展需要和市场准入的减让相互关联。

与此同时,虽然33国集团强调WTO成员需要履行先前的承诺谈判达成一个永久性的方案解决为了粮食安全目的的公共储藏事项,但是一些农业出口国表示,这应当与解决由于农业国内支持带来的贸易扭曲方面的进展相互关联。

在一个新的谈判 提案中,33国集团认为发展中国家“迫切的需要”一个有效的可以运作的特别保障机制,从而能够解决粮食价格短期波动对资源缺乏的小农的负面影响。

这个集团提出的两个文件分别是关于公共储备和特别保障机制,都呼吁其他成员的建设性参与从而在12月达成实质性成果。该集团说,探索可能的妥协,比如这个新的保障机制涵盖的农产品的范围可以是一个前进的路径。

新的谈判文件

这位谈判委员会主席说,自从去年11月上一次农业谈判会议以来,共收到WTO成员们提交的14份新的提案。(《桥周报》,  2016年11月24日)

这些提案中包括最不发达国家在1月份提出的农业支持问题,非洲加勒比和太平国家集团(ACP)和凯恩斯集团分别提交的文件也涉及国内支持问题。(《桥周报》, 2017年2月2日, 2016年11月24日2017年5月24日)

凯恩斯集团呼吁对贸易扭曲的国内支持设立新的上限,并建议对国内支持集中在少数有限几个产品的问题采取措施予以解决,并支持非洲棉花四国倡议削减棉花补贴的要求。

关于如何推动这个进程,特别是如何界定“贸易扭曲型”国内支持,以及如何给发展中国家特殊的安排,WTO成员们存在分歧。

一位谈判官员对桥周报说,“我认为,谈判桌上有很多提案是个好的征兆”,但是成员们没有显示出灵活性,绝大多数成员仍然是重复广为人知的立场。

巴拉圭和秘鲁:改进市场准入

两个拉美农业出口国巴拉圭和秘鲁在5月24日提出了新的谈判文件,呼吁WTO成员同意推动农产品市场准入。

他们认为可以采取两个步骤,首先简化复杂的市场准入壁垒,然后削减它们。

与关税不同,很多国家使用复杂的公式来减少最敏感农产品的进口,比如一个进口产品重量的功能(比如每吨100欧元)

新的提案认为政府应当把农产品的壁垒转化为简单的从价关税(“ad valorem” tariffs),意味着关税直接以产品价格的百分比的形式。

这个提案的支持者们认为,2019年的WTO贸易部长会议应当根据这个新的简化的关税率设立新的WTO承诺水平。

新的承诺也应当解决不正常的高关税(“关税高峰”)从而降低市场准入的壁垒,降低加工农产品的高关税(即:关税升级);并降低配额内进口的关税水平。

支持者们也表示,发达国家应当界定那些高于100%的不正常高关税,然后削减在WTO的最高限制和这些产品的实际应用关税之间的差距。发展中国家应当对于150%或更高关税的产品也做同样的削减。

提案方表示,具体的削减水平和关税高峰是可以谈判的。

Karau大使指出,很多人员把市场准入谈判视为“低优先事项”。

俄罗斯:废除特殊农产品保障

俄罗斯在5月29日提交的新提案呼吁成员们同意废除农产品协定第5条规定“特殊农产品保障措施”。

这个规定于1994年乌拉圭回合谈判结束时设立的,允许39个国家可以临时提高关税来解决进口激增和价格下挫。俄罗斯认为,这个保障措施的本意是一个过渡性安排,帮助这些国家适应当时同意的自由化措施带来的可能的负面影响。

俄罗斯也指出,继续允许一些国家使用这种保障措施对于中国、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越南等新成员是不公平的,因为这些新成员在加入WTO议定书中承诺不能使用这个政策工具。

根据俄罗斯的提案,这个保障措施应当在相关决定之日起对发达国家立即失效,发展中国家可以继续使用三年,并逐步降低他们的总体关税水平。

去年11月,八个农业出口国也做出的类似的呼吁,要求废除这个特殊农产品保障措施。但是,那些使用过这个条款的成员不愿意放弃这个条款。(《桥周报》, 2016年11月30日)

新加坡:分享出口限制的信息

新加坡在5月26日提交了一个文件,呼吁在使用农产品出口禁令或限制方面提高透明度。这个文件是对去年早期提案的更新版本。(《桥周报》, 2016年7月21日)

食品进口国的消费者会受到这些措施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在国际粮食和农产品价格出现急剧上涨的时候。

新加坡的提案提出了一个问题,即:设立一个30天的提前通报期,这是否可以为出口国和进口国提供一定的“可预期性”?新加坡邀请其他成员进一步探讨改进这个领域的透明度,并询问出口国的出口禁令和限制是否应当适用于为非商业的人道主义目的而购买的食品。

谈判主席在6月1日的会议上对参会者说,“一些成员对新兴的这个出口限制问题表示出特别的兴趣”。

前瞻

在6月1号的会上,谈判主席在结束会议时敦促成员们加倍努力,积极参与,建议他们在八月份的“暑假”之前提交他们的提案。Karau也警告说,距离布宜诺斯艾利斯部长会议只有21个工作周的时间了。

消息人士对桥周报说,在6月7-8日经合组织部长理事会会议期间将举行一次非正式的贸易部长会议,这个会议将十分关键,可以发出主要国家对农业贸易谈判预期,以及布宜诺斯艾利斯会议总体成果的政治信号。

ICTSD报道。

ICTSD 报道。文章来自作者所在机构官方微信平台ICTSD-China,该平台发布最前沿和全面的全球贸易、投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资讯,下方附有ICTSD-China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免费订阅。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