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成帅华 > 国际社会寻求巴黎气候协定的下一步

国际社会寻求巴黎气候协定的下一步

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之后,美国国内和外国领导人承诺加紧努力支持这个里程碑意义的协定。

在广为传播的演讲中,这位美国领导人宣布他计划把美国退出气候协定。美国也将停止执行其国别自定的减排目标和终止对绿色气候基金的资助,该基金是联合国气候资金项目旨在支持发展中国家向低碳发展路径转型,并解决气候变化带来的负面影响。

特朗普解释此举说,“该协定对美国不利,完全有利于其他国家,”并将“损害美国经济,带来难以接受的法律风险。”虽然退出这个协定,但是他也指出,他计划开始“谈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对美国公平的条件的新的协议。”

国内和国际的反应

虽然各方对这个宣布早有预期,因为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和近期的言论中都表明他很可能做出这个决定,但是此举仍然激起国内国际利益相关方的强烈反响。

法国、德国和意大利领导人发布联合声明,对这个决定表示遗憾,不同意特朗普关于重新起草气候协定的意见,他们联合呼吁说2015年12月的势头“不可逆转”。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气候协定是在法国首都巴黎达成的,次年,几乎所有成员都签署了该协定。

这三位领导人也参加了上个月在意大利陶尔米纳的七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并敦促特朗普把美国继续留在气候协定中。(《桥周报》, 2017年6月1日)

法国总统马克龙认为气候变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挑战”,他说,“我们有共同的责任:使地球再次伟大”,采用了特朗普自己政治口号的风格。

来自加拿大和中国的领导人也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失望,并同时保证他们将继续履行在气候变化协定中的承诺。根据法国France 24电视的报道,印度总理莫迪说,他的国家“将继续工作……超出和超越巴黎协定。”

根据ABC新闻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回应相对平静,他在圣彼得堡的一个论坛上说,仍然有时间,他“不会开始谴责特朗普总统”。

在美国,对此举的反应基本上沿着党派线路而分裂,许多共和党人赞扬特朗普的举动。 然而,退出却引起了民主党领导人的强烈批评。

在推特上,众议院议长保罗·赖恩(Paul Ryan)称巴黎协议为“对美国不利的协议”,参议院多数党领导人麦克·(Mitch McConnell)表示,特朗普重申“保护中产阶级家庭的承诺”。赖恩是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共和党人,康奈尔是来自肯塔基州的共和党人。

这个新闻也引来前总统奥巴马的反应,他在任时对这个协定发挥了领导作用。奥巴马表示他有信心,“各州、城市和企业将加紧努力,做更多的事。”

特朗普的决定后,两百多位美国城市的市长,他们的城市共约有5600万人口,他们承诺将履行巴黎协定的目标。此外纽约、加利福尼亚和华盛顿州长宣布建立美国气候联盟,汇集美国所有愿意支持巴黎气候协定的州。截止6月5日,共有12个州和波多黎各(波多黎各是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的一个自由邦、境外领土)加入这个联盟。

企业界,几十位企业领袖也表达了此举对气候和美国经济影响的担忧。一些美国最大的公司,比如苹果、脸书和谷歌 加入了1000多名州长、市长和大学校长的行列,呼吁继续努力支持气候行动。

上述这个努力的领导人之一是纽约市前市长马克尔·布朗博格,这位亿万富翁慈善家也是联合国的城市和气候变化特使。他也承诺通过布朗博格慈善基金会捐助1500万 美元帮助解决特朗普的决定给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带来的“巨额资金缺口”。

来自企业和次国家层面行为体的回应,受到气候协定其他签署国的热烈欢迎。德国总理默克尔,她“被美国这么多州和企业想与我们同行所感动和激励——我们将一起携手前行。”

下一步

白宫官员说,退出意味着美国将停止执行该协定下的义务。巴黎协定已经在奥巴马任内通过行政命令的形式获得通过,当时美国承诺根据国家自定减排目标削减其温室气体排放。

但是,因为这个协定没有法律执行机制,美国可以在任何时候停止执行其承诺,特朗在上周确认将立即停止执行。

但是,美国还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退出这个协定。除了尼加拉瓜和叙利亚,其他所有联合国成员都签署了该协定。该协定规定,一个缔约方可以提前一年通知,可以在巴黎协定生效之日起三年内提供。

这意味着美国只能在2020年11月正式退出该协定,也是下一届美国总统选举的当月。

尼加拉瓜没有签署这个协定,是因为该国认为巴黎协定仅仅是一个没有约束力的文件,走的还不够远。叙利亚是因为没有参与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谈判。

至于特朗普宣布启动新的谈判重新加入巴黎协定或者达成对美国政府更加有力的安排,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上周表示,“愿意就这个决定的影响与美国政府保持接触。”

该秘书处补充道,“巴黎协定仍然是一个历史性的条约,有195个成员签署,146个成员和欧盟签署,不可能因为一个成员的要求重新谈判。”

虽然美国离开了巴黎协定,美国仍将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一员。尽管一些评论人士在特朗普决定之前猜测美国可能会退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那样的话可以允许美国在一年内退出巴黎协定,但是美国政府决定仍然留在气候变化框架公约。

这一决定背后的动机不是很明确,但是特朗普决定之前一些报道显示特朗普征服的一些内阁成员赞成继续留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从而在谈判桌上有一席之地。美国将继续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年度会议,这就留下一个问题,美国将如何参与今年11月在德国波恩召开的气候变化年会。

退出巴黎协定不仅影响到美国如何参与正式的气候变化谈判程序,观察人士也在推测此举将如何影响美国参与其他国际峰会。比如,即将在7月7-8日在德国汉堡举行的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德国接任二十国集团轮值主席国位置后把气候变化作为一个优先事项,美国计划退出巴黎协定可能将是今年峰会的一个重要话题。

一些政治领导人也提到气候变化将对其他领域外交政策带来影响,包括贸易。与默克尔竞选德国总理位置的马丁·舒尔茨说, 特朗普决定退出巴黎协定将对欧盟和美国贸易谈判产生负面的影响。根据Politico 的报道,他说,“欧盟市场可以保护自己的市场,不从美国不履行气候目标的产地进口。”

同时,鉴于特朗普的决定,一些分析人士也开始分析其他的贸易影响, 以及各国可以采取哪些政策选项

ICTSD 报道;ABC新闻,2017年6月1日,“普京谈特朗普退出气候协定:别担心,开心点”;Politicio, 2017年6月1日,“舒尔茨对特朗普说:放弃巴黎协定意味着没有贸易谈判”。

ICTSD 报道。文章来自作者所在机构官方微信平台ICTSD-China,该平台发布最前沿和全面的全球贸易、投资、可持续发展政策的资讯,下方附有ICTSD-China微信公众号二维码,欢迎免费订阅。

推荐 0